赛掌柜

永远的墙头JR。All鹰无下限。
其他 长歌行(歌弥)/好兆头(AC)

【JR混同】听说这种重大任务都是要隔离的

*无脑爽文

*Ian中心

 

短信群聊  
 14:23
  Dags: 你们谁看见Ian了?
 14:29
  Brian:没有,他没在大学里吗?
  Dags:没。Jem刚去找过他
  Brian:!
  Dags:哥你也很吃惊对吧!
  Dags:就算是特殊事件,这个点Ian竟然没泡在实验室!
  Brian:不,我是在想Jem竟然会进大学,就算是为了找人:-)
  Jem:闭嘴,我只是路过

  
  Ian Donnelly,国家实验室的理论物理学家,经过多年钻研在理论物理学界颇有名气,每天过着晚睡早起忍受颈椎病的平凡生活。现在正坐在一架军用飞机上,把即使戴上耳机也着实恼人的飞机轰鸣声当Bgm,神情自若地读着一本语言学论著。
  他深爱真理且深爱追求真理,但他不是无趣的科学家或工作狂,闲暇之余他会购物、聚餐,时不时给大学生讲点能唬住人的东西,有时还会出席学术交流的晚宴,完美的精英人士生活对吧?这并不能解释他为何毫无压力地坐在一群荷枪实弹的军人中间,一开口先跟紧张不已的语言学家砸了一段语言学理论,还兴致勃勃地掏出了一长串提问清单。
  认真的,昆式战机他也试过,虽然不是飞行中的。上次Clint把一大帮超级英雄带回了家,那架看上去着实反物理的战机就停在草地上,不怪他们上去研究一番了。Dags还差点被Jem等人撺掇着启动飞机(“我能开校车!那玩意看起来也难不倒哪里去!”事后被罚去劈柴的当事人说)。
  扯远了,总而言之,Ian Donnelly是个见过大世面的科学家。
  于是当那辆升降车载着他们,缓缓把他们送进未知的黑暗时,他也只是本能地表现出了一点面对庞然大物压力的紧张感而已,还能在伸手摸上坚硬的飞行物表面时微微咧开嘴笑。
  只是外星人而已,他有个哥哥杀过不少奇形怪状的外星来客,只是见一面、问点问题而已,能有什么呢?
  ......能有什么呢,对吧?

联系人:Clint
 22:45
  Brian:说起来,这次的外星人你们复仇者不插手吗
 22:56
  Brian:肥鸟!!回我消息!!!
  Brian:肥鸟!!
 23:21
  Clint:刚调查完回来,基本无害,决定先和平交流。怎么了?
  Brian:用你该死的手机接Will电话!!
  Clint:What?
  Brian:Ian被带去跟外星人交流了,一线面对面的那种!
  Clint:What?他一个物理
 23:29
  Brian:Clint?
  Brian:Clint?
  Brian:哦,知道了,Will的电话打来了是吧
  Brian:好运:-)

  交流对话毫无进展,这样下去基本的沟通都没法做到,别说涉及物理理论了。扶着垃圾桶刚吐完的Ian想着,向医生要了瓶水。说起来,私人手机也被收走了,不知道允不允许用电脑发封电邮给家里......刚想向别人询问,一些回忆闪过,Ian犹豫着。
  若干年前,那个活跃在伊拉克的拆弹兵一年半载也不打一个电话,他只能每天刷新一遍阵亡士兵名单;狙击手被叫去伦敦执行“只是端着枪到处瞎看”的任务,再回来时被担架抬着,几乎遍布全身的烧伤触目惊心;还有一出任务就不知生死的IMF特工和复仇者成员,这种时候他更是什么也不能做。Ian现在看着电脑屏幕,心中有种微妙的报复感在作祟,好像有一部分的他在高声炫耀着:“看,我现在也在经历一段该死的让家人担心的冒险故事了。”
  呵,遗传基因。
  正想着,Weber长官跨了进来,咳嗽一声示意:“教授,CIA有上面的人要和你视频通话。注意指示。”
  Ian点点头,跟着士兵进到了隔间,待士兵关门出去,Ian对着电脑拉开椅子坐下,手肘支在桌子上,身体放松地前倾,看着屏幕里那个正努力板着面孔的人。Ian挂着笑容,但实在有点心虚,只能先开口:“假公济私啊,Brandt。”

短信群聊
 9:25
  Doyle:你们神盾局真的不管管吗,恐怖袭击越来越多,James又被拉去拆弹了
  James:是啊,我的记录又刷新了:)
  Dags:震惊,James会用颜文字了!!
  Walsh:那群该死的记者为什么又在宣扬末日理论,还嫌我们的工作量不够多吗
  Gary:不要以偏概全,我很伤心,Walsh:(
联系人:Brandt
 10:46
  Brandt:Clint。
  Clint:怎么了
  Brandt:你们神盾可以监控Ian那边的军方是吧?
  Clint:我早就在复仇者大厦监控了,这边比较方便
  Brandt:...你长大了,Clint。
  Clint:谢了,妈妈:)
  Brandt:闭嘴。
  Brandt:CIA太多事了,我忙不过来,答应我保证Ian安全。
  Clint:放轻松,Will
联系人:Brian
 10:54
  Clint:要不要告诉Brandt,Doyle也蹚了这摊浑水。
  Brian:...Doyle是自己申请调去的,我们都不知道这件事,记住你也不知道
  Clint:行吧

  
  Louise很厉害,仅仅小半个月,交流方面就取得了重大突破,他们了解到的七肢桶掌握的物理学程度之高也令人大吃一惊,最短光路认知体现出的思维方式简直有意思极了。Ian带领的物理小组忙了起来,要不是不让过量工作,他肯定已经忙了几个通宵。
  军队隔离区的生活还算过得去,军方没亏着这群细皮嫩肉的科学家,但从Ian同僚的抱怨中可看不出来。他们总在讨论着这里的热水供应有多不及时,气温日较差多让人无法忍受,洗个热水澡也得按照军队的规章安排上时间限制。不适应这里不喜欢那里,时间耗在指指点点上,研究的时候进展却极缓慢。或者说,在Ian眼里进展迟缓。这也是为什么Ian总在和Louise谈话的时候加上“和我们一起工作的那帮废物们”。
  相比起来,Ian倒很适应这里的生活,尤其是调来新一批军队后,他的起居像是有人在照料一般。是的,他会在研究之余注意到那些微小的细节。比如伏案工作时放在手旁的热咖啡,寒风呼啸的夜晚比别人多了一床的毯子,没人打扰的洗去疲劳的热水澡,还有那个总背对着他,太过熟悉的身影。
  Ian能猜到些七七八八,甚至在定位出是哪个兄弟后就开始心安理得地享受这种便利。哈,就当是对方当年在医院里躺了大半年的那段日子里,自己每天照顾他的补偿吧。
  寻找真相的目的被提上日程,明明有所进展的理论物理的探究被迫停止,本来Ian抱着乐观的心态,但没想到“提供武器”的信息让所有情况急转直下。那根小心翼翼维持平衡的线被拽紧了,人类正在互相拉扯,如今每个微小的举动都可能引起整个局面的动荡。Ian第一时间做出的行动是和Louise再进到“壳”里,企图和一个不知敌友的庞然大物做进一步的沟通。Ian又一次体会到无力感,他不知道他的兄弟们在冒险时会不会也有这种感觉。每次Ian待在家里,他总会想,当Will正视黑洞洞的枪口,Clint从百米高楼上跃下,Doyle面对发动不了的汽车时,他们会想些什么,会不会犹豫,会不会退缩,会不会想起一些放不下的人。但可惜这一次事件中心的人是他,所以Ian只能深吸一口气,什么多余的事情也不想,至少在自己可以做到的领域里尝试力挽狂澜。
  外面传来了混乱的枪响,他和Louise面面相觑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Ian的心在听到那几声突兀的、熟悉的狙击枪响时揪了起来。

短信群聊
 8:45
  Clint:完了
  Clint:完了完了完了
  Brian:怎么了
  Doyle:Ian被炸了。
  Jem:!!!
  Brian:!!?
  Walsh:??!
  Gary:What?什么情况?
  Doyle:士兵听了点反动言论想吓唬外星人,结果放炸药的时候Ian还在里面,幸好人没事。
  Brian:人没事不就行,Clint怎么慌成这样
  Clint:我一直监控那边,Will让我保证Ian安全...我发誓我只是出了个任务
 8:51
  Brandt:Clint Barton!!!
  Gary:Ops。
  Dags:呃...你们谁看见五哥了?

  
   头晕目眩,身处的地方熟悉但好像整个世界都遥不可及,仅仅是微微转动脑子就好像要把脑浆晃出来了,涌上来的呕吐感比吃了Walsh做的肉排还要来得强烈。
 “哥,你有点脑震荡,别动。”
  相似的声音响起,吓了Ian一跳,微微偏头看见一张令人安心的面孔,Ian试着抬起手来揉了揉鼻梁,发出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。
  “你刚才那个动作真像Brandt。”
  “你怎么在这。”忽略了Aaron的打趣,Ian问。
   Aaron耸耸肩,向后靠在椅子背上,下意识地揉着手指:“我给你带了点特效药,要不然你怎么样都得躺上一天,”又想了想,加上一句,“放心,无副作用。”
  啊,是啊,当家里有整整三个上天入地的特工,还有什么事情能瞒着他们呢,何况是那么大的事故。Ian不禁有些想念那个整天跟在他后面的Kenneth,视他为偶像,在一旁静静地、羡慕地看着他做数学题。Ian很聪明,却喜欢和这个反应迟钝的弟弟玩在一块,据他说,是因为Kenneth看世界的角度是不同的。又或者只是Ian享受照顾人的感觉,这让他不会在自己的兄弟们已经从危险中滚上一圈,自己只能在家里干等时,再时时刻刻体会到那种无力感了。但看看现在,就算角色交换,他的兄弟们也不会在家干等。
  “Brandt这会肯定在对Clint发火呢,”Aaron想到了什么似的,瑟缩了一下,“我回去之后肯定要分担火力了。”
  “那你为什么来?”
  “这里的安保太弱了,真的是国家的一级军事重地吗?我不费力气就进来了。”
  “我问为什么。”
  Aaron微微偏头,眼睛瞪得大大的,那一瞬间Ian又看见了Kenneth,他总那样摆出一副“答案不是显而易见吗”的表情,然后给出一个令人啼笑皆非的答案,但这次不一样:“因为这是你自己的选择Ian,我们只是负责后方支持。”
  Ian没说什么,又或者想说什么,但敲门声打断了他的话,Doyle的声音传来:“Aaron,该走了,有人来找Ian了。”
  “我走了,哥。”Aaron站起身,撩起帐篷的门帘,在平原上回荡的轰鸣声涌进帐篷。Aaron消失在Ian的视线中,末了混着呼啸的风声,留下一句话,“就像你那些年做的一样。”
短信群聊
 16:43
  Jem:就是说,外星人留下了一堆圆圈,然后就这么离开了?
  Gary:那是人类和外星人首次和平交流的成果,Jem。
  Doyle:我和James到家了。
  Brian:Walsh说今晚请假回家。
  Aaron:Ian说他送那个语言学教授回家后就回来
  Clint:那个女教授..?
  Aaron:好像是吧。
  Brian:女人!不可思议!
  Jem:What?
  Brian:我以为他要不然找个男朋友要不然就跟物理结婚呢
 16:49
  Ian:呃,各位,我到家了。拜托告诉我今天Will有任务。

  Aaron:好运,Ian:-)

 

评论(20)

热度(90)